中国物业管理信息网

 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063|回复: 1

物业管理师证书真的没用了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2 10:44: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40912164Sb18.jpg
  今天物业人一醒来,打开朋友圈被上述消息果断刷屏。年轻的管理人员一脸呆萌:物业管理证书真的没有用了吗?
  让人想起在莱昂纳多《泰坦尼克号》上的一个片断:巨轮行将沉没,泰坦尼克号中有四位小提琴家旁若无人的拉着小提琴,其中有一个问:别人会听吗?而另一个回答,以前别人也没有在意听呀!这宗场景,大家有何感受?真正的提问也许应当是:过去的“准入制度”对我们(业主或物业从业人员)究竟形成过什么样的价值?而未来我们又应何如?
  正如谈到奥地利对德国历史的贡献,希特勒对奥地利许士尼格的叫喊:零!完全是零!相信大家不会否认物业管理资格准入制度的历史功绩,它至少在一个时间段内建设了这样一种门槛,迫使这些工作多年的人们不得不重新捧起书本,努力学习,提升自己的专业知识,这十年中,有大批的一线保安员、保洁员、维修工也从事了管理工作,甚至登上了领导岗位。相映成趣的,是那些科班出身的大学生在物业管理实务过程中的捉襟见肘,让刚刚毕业的学生去做经理,以泪洗面固然是个人悲剧,但对新项目而言则往往意味着灾难!一些明智的物业老总懂得提拔人才要让他们从普通接待岗、保安员、保洁员轮岗做起,管理者没有经历过一线的基层服务工作,只会一知半解地谈思路和程序,其实扯淡,企业规模与团队能力积累互为因果。
  这其中,也有短期行为,毕竟在此关口这个饱经沧桑、满目疮痍的行业如果还不进行反思,也许以后也就真没她什么事儿了。任一立法的初衷,都有其历史背景和针对性的问题,但是制度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则在执行当中的消解和坚持:住房限购政策曾经创造了大量的假离婚现象,新能源政策同样也出现了严重的电动车骗补行为,这都无妨于在某一阶段巩固国家政策,一方面它们可能是一种计算在内的“实施成本”,另一方面它们也都不仅仅是制度漏洞的问题,更多是当事人常识缺席和监管缺位,在物业管理制度执行当中,2006年进行了全国首批注册物业管理师的资格认定考试,“物业管理企业经理上岗证”的培训与发证,彼时即已取消。
  然而因为既得利益的伸张和行业的超规模扩大,悄然之间2006、2005的证书又以数倍的量额超发,近几年该岗位证书还颇有死灰复燃之势,当人们发现“办证”就可以欣然步入这个行业,并且有利可图时,社区服务即进入“逆淘汰”进程,这本已使多年来坚守在社区服务的岗位上,仍试图保持职业尊严的人们不断地接受“降维打击”,更遑论视《物业管理条例》如寇仇的业主维权领袖们!更多的违章和维权,更多的无理取闹以及更多的权利博弈,物业管理因服务之名的下坠而与地产房价的上升“神同步”,这个行业作为维稳工具和减压阀当之无愧,不断以“无节操妹子逆袭”完胜,甚而将之名为“公民自治的民主进程”,问题业主的胡作非为诚然可叹,以部分领军企业为代表的物业管理从业者的自甘沉沦则尤其不可原谅。
  十年河东、沧海桑田、世事变迁,现实即挟裹着答案,2009年成龙曾经说过一句非常令人震惊的话,那是在博鳌论坛上说香港和台湾因“太自由而很乱”,他认为“中国人是要管的,否则便会为所欲为”。
  此言论被各方抨击,有网民怒斥他很过分,但在物业管理的语境里,却显得是很真实的经验之谈。——业主,难道不是需要被管理吗?物业公司,难道不是应该正儿八经服务的吗?正如张维迎所说的“少数人的无耻和多数人的无知造成灾难”,物业管理的灾难则来自于行业荣辱观价值观的倒置。一方面津津乐道“如何摆平?”,曲意逢迎问题顾客,另一方面却对真正的职业要求和长远承担置若敝帚,“前世作了孽,今生做物业”和“好汉不愿干,赖汉干不了”这类语境也正好凹显了物业管理者处于“受害者乐园”的集体梦呓状态,“业主虐我千百遍,我待业主如初恋”,孔子曾经批判过这种状态:以德报怨,不若以直报怨。只因为姑息与放纵,更加让人心安理得做坏事。“融国家于社会,自必摄法律于礼俗”,细思极恐,物业管理者思想上的“墙”又究竟在哪里?
  让客户满意、让甲方满意、让政府满意、让自己满意。——这是口号?还是追求?孰轻孰重?
  不丢团队的人、不丢项目的人,不丢领导的人,不丢自己的人。——这是底线?还是奢求?孰先孰后?
  对业主负责,对公司负责,对战友负责,对自己负责!——这是标准?还是诉求?孰对孰错?
  不负责任、推诿扯皮的历史太久,在“常德动物园老虎伤人案”中,我们可以发现一系列因成本高昂(孩子父母付不起进动物园的门票)和管理不善(安全管理人员的缺席)所产生的后果,公共部门类似的冷漠无情已延续了数年,物业管理行业的尴尬之处在于:相对于政府部门,他是私人部门,但是相对于社区当中的业主和大量社区服务的享受者,他又是公共部门,在“拆墙”之前,物业管理在社区中由管理而服务的角色调整在未来将不可避免地复制到城市管理乃至国家管理的课题之中。
  未来物业管理的根本问题,是服务供给与需求失衡,当社区不再需要用证书去管理,那些真材实料的“物业管理师”就和“封闭小区”一样,成为稀缺资源。越是“价高者得”的业主社区,愈需要通过社区“环境与人”的设计与营造给客户带来真正的价值,无论业主还是物业管理从业者,也许人们需要做的仅仅是:对自身决策负责。其中对应的“终极常识”则在于:对凡不全属于自己的东西心存敬畏。天地万物、空气和水,它们都不是我们的,而是自古就有,是属于子孙后代的,我们没有资格在短短的一、二十年就毁灭这个生存的环境;——社区亦然,通共只有七十年的产权,我们不要用三五年就把一个光鲜的社区弄得丑陋而陈旧不堪,地球人都明白,光靠一家物业公司,是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把一个小区给糟蹋得不成样子的,更多改变来自于业主自身,一层扩小院、顶层加盖楼、中间占楼道、破坏单元门、破坏电梯、车辆辗压绿地,这一切都不是外人所为,而是经常作为第一人称的“主”,他把自己的一小部分私人权利扩展到让所有人不得不接受既成事实,并且让反对的声音噤声,而这种“挥刀自宫”的中国特色,是该到觉醒和清算的时代了。
  2015下半年最密集的经济悲剧,是那些热中于社区O2O的创业公司撞上物业围墙,踩上绊马索,倒在了黎明之前,当他们反复重复着一个关于跨界的神话:保时捷掉到河里撞死了小鱼。结果是保时捷沉了,鱼儿依然悠然自得,作为对“熔断”的补救措施,年后开始“拆墙”,但是对物业行业而言,它更多的是机会而不是成本,因为社区的机会成本规模巨大。最近深圳市物协微信号上有一篇文章《万科物业天景花园项目负责人的一天》,无意之中道出实情,物业管理工作难道仅仅是如此平凡、琐碎?甚至无聊、扯淡?正如舒可心先生所言的“勤勉、诚信”,这样够吗?
  在最近的一次“济南物业管理协会第三届会员大会”上,会长张平先生提到这样一个观点:智慧社区的前提,是物业人的智慧劳动。要通过物业劳动的智慧化、价值化,达到这个行业的尊重,赢得尊严。要知道,如果物业资质100%的造假,物业管理行业断然发展不到今天的规模,而物业持证上岗100%的任务设定,一直是物业人身上的枷锁束缚而不是其它,这个准入政策的结束意味着物业人的终极解放而不是其他,我们终于可以少些扯淡扯皮,多做些自由的创新和理性的博弈,只要我们不那么执迷不悟,不那么躺在过往的成绩上睡大觉,不那么自暴自弃,那么我们相比于那些后来的新进入者,依然存在相对优势,只要我们能够“去其名而取其实”,这个行业和中国社区就真正迎来了春天。
本文转自“物业管理”微信公众号原创文章,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关注“物业管理”微信公众号
物业管理微信号二维码.jpg

发表于 2016-6-21 10: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也是当年第一批考出的物业管理师资格,当时政府很重视,在我看来证书只是一张标签罢了,证明你系统学习过物业管理知识,但最要要的是实际管理能力,要建立良好的信用档案很重要。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成为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小黑屋|手机版|中国物业管理信息网 ( 粤ICP备05042033号

GMT+8, 2018-2-22 02:47 , Processed in 1.296875 second(s), 3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